<th id="6a4mt"><pre id="6a4mt"></pre></th>

  • <s id="6a4mt"></s><th id="6a4mt"><track id="6a4mt"></track></th>
    <em id="6a4mt"><acronym id="6a4mt"></acronym></em>
      1. 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貢市 綿陽市 南充市 達州市 遂寧市 廣安市 巴中市 瀘州市 宜賓市 內江市 資陽市 樂山市 眉山市 廣元市 雅安市 德陽市 涼山州 甘孜州 阿壩州

        香江回首:基本法是這樣誕生的

        發布時間:2017-07-05 作者:


           香港回家,一晃就20年了。實踐證明,“一國兩制”是成功的,特區基本法也是成功的。

         


         

            早在33年前的《中英聯合聲明》中,宣布了一項極其重要的決策——將制定一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當時香港人沒有想到,英國人也沒有提到,是中國政府主動提出來的,這是中央對香港的承諾。因為對港方針,不能僅僅體現在外交文件上,還必須以國家法律形式固定下來。換句話說,“一國兩制”要落地,必須制定具體規則。

         

            “一國兩制”是史無前例的,基本法也是。面對這個新生事物,沒有現行的經驗可供參考,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偉大而智慧的鄧小平同志給出了一個原則性意見:“宜粗不宜細”,也就是不能在任何事項上都錙銖必較,那樣除了無休止的打嘴仗,對立法推進毫無意義。

         

            1985年7月,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正式成立。59位委員中,有23位來自香港。起草初期,召開了大小座談會110次,同時,還在香港成立由180位各界人士組成的基本法咨詢委員會,廣泛收集香港社會各界的意見和建議,又在全國舉行了三次大的咨詢,僅香港人就提出近8萬份意見和建議。

         

            起草委員會中最年輕的委員,是時年35歲的譚耀宗,也是唯一來自勞工基層的代表?;貞浧疬@段難忘的經歷,他說:“當年進入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都是香港社會各界賢達,我作為聯合工會副理事長入選,和他們相比缺乏社會經驗,不懂法律怎么起草,加上當時普通話水平也不好,心里沒底。”

         

            不過,他抱定了一個心愿,一定要為香港勞工說話,所以他一開始就在會上說,港英政府沒有考慮市民退休保障的問題,對打工仔來講,是很不公平的,在基本法中希望能體現出來。

         

            果然,他的意見受到重視,并最終寫入了基本法第三十六條:“勞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護。”

         

            關于憲法與基本法的關系,也是當時爭議十分大的問題。有委員認為,香港既然有了基本法,就不需要憲法;也有委員反對說,憲法是母親,基本法是兒子,憲法適用及于中國所有領域,當然也包括香港,而且兒子怎么能給當媽的頂撞呢?

         

            還有委員建議把憲法拿出來,一條一款的對照,看哪一條在香港適用、哪一款不適用。但很快發現,這是一件費力無結果的事,直到同樣作為委員的香港資深大律師譚惠珠提出建議,問題才得到解決。即不要去考慮憲法適不適用的問題,因為憲法對香港肯定適用,但要解決香港的基本問題,就看基本法。

         

            也是這個建議,最終寫進了基本法第十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有關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關政策,均以本法的規定為依據。

         

            討論最激烈的,還是行政長官怎么來的問題。有人建議從立法機關中產生,因為民主。也有人主張,香港是行政主導,不是政黨政治,沒有在野黨、在朝黨輪替制度,怎么提出服眾的候選人?

         

            經過無數次方案的肯定與否定,最終,在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明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選產生的目標。

         

            這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就是香港社會的縮影,目的是以一個最大公約數的形式提名幾個人出來。也就是香港本地民眾選舉產生,再經中央人民政府審核,準行政長官到京領命,回港就任。

         

            用內地委員的話說,基本法更多“是拿來束縛中央的,而不是束縛香港的”、“能給香港的權力都給了”;甚至在關于國家安全上,中央也給了香港自行立法的權力。即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系。

         

            用首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的話說:“誰最懂如何保障國家安全,當然是中央政府。給特區自行立法,是為了照顧兩地差異,尊重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而不是中央對香港的限制。”

         

            雖然由于各種原因,“二十三條立法”尚未實現,但廣大香港同胞對“一國兩制”的擁護卻堅如磐石,鄧小平的話言猶在耳:“中央的政策是不損害香港的利益,也希望香港不會出現損害國家利益的事情。”

         

            這是中央對香港的充分信任,也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必然要求。


         



         

            中央與特區的關系、憲法與基本法的關系、基本法解釋權的歸屬、特區立法權和司法管轄權的界定、香港政制的發展……四年零八個月,一個又一個令人糾結的難題,被一一化解,直到基本法出爐,委員們才更加切實感受到鄧小平“宜粗不宜細”的精義所在。

         

            1990年4月,全國人大審議通過基本法。

         

            1997年7月1日,中國政府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基本法開始實施。

         

            自此,香港掀開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歷史新篇章。

         

            20載悠悠歲月,香江繁華依舊。作為祖國大家庭的一分子,香港同胞與內地民眾共享偉大祖國的尊嚴與榮耀,共擔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責任和使命。



         

        (立法網 王小四/文)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立法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中文字幕精品无码亚洲字幕资2021_亚洲aⅴ无码一级毛片_Aa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综合中文字幕在线一区
        <th id="6a4mt"><pre id="6a4mt"></pre></th>

      2. <s id="6a4mt"></s><th id="6a4mt"><track id="6a4mt"></track></th>
        <em id="6a4mt"><acronym id="6a4mt"></acrony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