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6a4mt"><pre id="6a4mt"></pre></th>

  • <s id="6a4mt"></s><th id="6a4mt"><track id="6a4mt"></track></th>
    <em id="6a4mt"><acronym id="6a4mt"></acronym></em>
      1. 成都市 攀枝花市 自貢市 綿陽市 南充市 達州市 遂寧市 廣安市 巴中市 瀘州市 宜賓市 內江市 資陽市 樂山市 眉山市 廣元市 雅安市 德陽市 涼山州 甘孜州 阿壩州

        “違反道德義務遺囑之訴”:現代法理中“類推適用”起源始于何地

        發布時間:2020-11-06 作者:


            在很多人的眼里,羅馬人或許不如希臘人思想豐富、勇于探索、精神高雅、富于創造,也不如英美人尊重先例和注重創新,在突破中尋找生機,但是恰恰是羅馬人注重法的實踐性格。


            任何意欲研究法的人,首先應當懂得法這個詞從何而來。法來自于正義,正如杰爾蘇所作的恰當定義法是善良與公正的藝術。

         

        ——烏爾比安:《法學階梯》(第1編)


            任何一種制定法,必然有其漏洞。


            有人認為,羅馬法是潛水的鴨子。雖時不時把自己隱藏起來,但從未消失,總會再度浮出水面。


         



         

            在很多人的眼里,羅馬人或許不如希臘人思想豐富、勇于探索、精神高雅、富于創造,也不如英美人尊重先例和注重創新,在突破中尋找生機,但是恰恰是羅馬人注重法的實踐性格。


            羅馬人以其對原則定義的熱情,創造了龐大的羅馬法體系,享譽世界。


            在羅馬人眼里,法律才不是裝腔作勢的哲學倫理,或是公之于眾的淺薄文字。


            羅馬人并不擅長法意的抽象思考,也不苛求某條規范永不過時,實質正義妥適地解決眼下的爭訟,才是古羅馬的法學家和法律適用者絞盡腦汁所追尋的終極目標,才是羅馬法的精髓和驕傲。


            西塞羅在《論開題》中曾經提到一個弒母者馬勒奧洛的故事。


            故事發生在羅馬共和國時期,公元前101年前后。


            一個叫馬勒奧洛的羅馬公民,因為與母親發生爭執而殘忍地殺害了自己的母親。


            馬勒奧洛的弟弟向法官提出控訴,控告哥哥犯了弒親之罪。


            如同中國古代,殺害尊親屬是“十惡不赦”的重罪。


            對于羅馬人來說,殺害母親如同殺害了家父一樣,瀆了神圣父權的權威性,按照當時的律法應當處以死刑。


            經過審判,馬勒奧洛被判處可怕而殘酷的袋刑(poena cullei)。


            這是一種飽受折磨的殘酷死刑。


            首先,把罪犯的雙腳用木制枷鎖扣住,用狼皮織成的帽子將其頭套住,用細鞭抽打至鮮血淋漓。


            然后,將罪犯與四種極其兇殘的動物——蝰蛇、猴子、公雞、狗——放在一個皮織的大袋子里面,將袋口縫合后,用一頭黑牛牽引的牛車運至城外扔進臺伯河。


            之所以選擇這四種動物,不僅僅是因為它們都極具攻擊性、兇狠野蠻。還因為它們在古羅馬時期都被認為是低等動物,用來描述一個弒殺至親的人非常具有象征性意義:


            執行袋刑所選用的公雞是閹公雞,如同在古代中國一樣,它們也被認為是最好斗的動物,常常讓獅子也感到戰栗;


            狗在當時不同于其在現代的地位,羅馬人認為狗會公開交尾而且好戰成性,因此被認為是骯臟、卑微、猥瑣的牲畜,暗示著罪犯骯臟的靈魂;


            猴子被認為是畸形的人;


            蛇則以狠毒著稱。


            承受這些動物的撕咬折磨,生不如死。


            實際上,很多罪犯在還沒有被投入河里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死亡了。


         

         

            而之所以將他們入臺伯河,是因為羅馬人民以為,殺害父母的人是不純凈的,其尸體也是骯臟的。將他們的尸體安放在羅馬的土地上,會褻瀆這座神圣的城邦。

         

            馬勒奧洛在等待執行刑罰時,通知自己的一些朋友帶著寫字用的木板和見證人來到監獄,以“稱銅式遺”(per aes et libram)的方式擬定了自己的遺囑。


            這種遺囑的訂立方式是這樣的:


            遺囑人指定一位可以信賴的朋友作為自己的家產買受人(familiae emptor),然后找來一名負責掌稱的司稱(libripens)和五名羅馬市民作為證人見證這一行為。


            遺囑人以家產要式買賣的方式將遺產轉讓給這位家產買受人,并委托后者依照遺囑人的意愿加以處置。


            馬勒奧洛沒有孩子,近宗親屬(adgnatus proximus)中只有將他送上法庭的弟弟。


            出于怨恨,他在遺囑中故意將本應作為法定繼承人的弟弟排除在外,剝奪了他的繼承資格,反而將自己的朋友們指定為遺產繼承人,以報復弟弟對自己的控訴。


            馬勒奧洛的弟弟得知這一消息后,非常不滿,向法官提出了對遺囑的有效性的質疑,他認為自己被不公正地剝奪了繼承權,違反了道德上的“憐憫義務”(officium pietatis)。


            也就是說,遺囑人在處分自己的財產時,沒有對有關親屬的利益給予基本的照顧。


            因此,他要求法官確認這一遺囑無效。


            顯然,這一案件給法官出了一道司法難題:


            雖然馬勒奧洛訂立的遺囑違反了道德義務,但從法律程序和形式上來說是沒有瑕疵的。


            因為,羅馬共和國沒有任何法律規定,罪犯不能擬定遺囑或者擬定的遺囑無效。


            但是,如果弒母者馬勒奧洛剝奪弟弟繼承人資格的遺囑有效的話,又似乎違背了正義的本質。


            面對法律的漏洞,法官希望找到一條能實現良善與正義的解決路徑。


            案件爭議的焦點集中在遺囑訂立之人是否具有訂立遺囑的能力上。


            在古羅馬法中,訂立遺囑要求行為人具備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具有羅馬市民籍和自由人身份。


            因此,精神病人、未適婚人、 奴隸、浪費人、嚴重犯罪案件的告人,一般被認為不享有遺囑能力。


            只有法官通過某種方式說明殺人犯不具備訂立遺囑的能力才能確認該遺囑無效,從而判決他的弟弟可以依據法定繼承來獲得遺產。


            因為,按照《十二表法》的規定:“精神病人因無保佐人時,其身體和財產由族親保護。”


            有人認為,應該從當事人的法律狀況來進行類推,理由是馬勒奧洛損害了家庭的團結和尊嚴,因此被認為不具有家長的支配權,自然不具備訂立遺囑的能力;


            也有的法學家建議從神法的角度來進行類推,因為弒母之人等同于精神病人,行為之異常等同于瀆神,因此不能視作人類之列,因而無訂立遺囑之能力。


            在古羅馬流傳著這樣一個傳說,那些殺害父母的人一定會受到地獄之神的懲罰,從而凈化和拯救其靈魂。


            這個地獄之神也被稱為“復仇之神”,在古希臘神話中的名字是厄里倪厄斯,在羅馬神話中則叫作孚里埃(憤怒的意思)。


            傳說中,這位復仇之神頭上長滿毒舌,背后生有翅膀,手持鞭子,只有在懲罰人間的罪孽時才會來到人間。


            有人認為,這位女神很可能是母系氏族的保護神,所以在神話中特別致力于維護母系血緣關系,對于殺害母親之人尤其不會手軟,極力打擊殺害母系親屬的人。


            荷馬說,復仇女神懲罰那些發假誓的人。有罪者將被厄里倪厄斯不分晝夜地追趕,并遭受各種苦難,直到他們死掉為止。


            除非有人愿意為他們舉行宗教凈化洗禮儀式來洗除罪惡,否則折磨就不會停止。


            聰明的法官在審判中這樣對市民說:


            法律確實規定,家庭的主人無論以什么方式立下遺囑,涉及他的家人和財產,都應該從其所愿。但是,如果我們尊重馬勒奧洛的遺囑而剝奪小馬勒奧洛的繼承資格,又是不公正的,正義女神復仇女神都會因此而感到憤怒。


            馬勒奧洛在殺害母親后,受到了厄倪厄斯的報復。他的靈魂被復仇女神占有和折磨,為了洗除他的罪,他處于瘋癲狀態,我們應該將他視為“精神病人”。


            根據羅馬法的規定:精神病人擬定的遺囑無效。所以,馬勒奧洛定的是無效遺囑。


            而且,另外一條法律規定,如果家庭的主人去世前沒有留下遺囑,那么他的家人和財產歸他的親屬和族人所有。也就是說,歸小馬勒奧洛所有。


            這一判決顯然取悅了羅馬市民的正義感,他們紛紛贊揚法官的過人智慧。


            這就是古羅馬法中著名的“違反道德義務遺囑之訴”。


            在法律出現漏洞的情況下,法官通過推定殺害父母的人為精神病人,從而得出其擬定的遺囑為無效遺囑的結論。


            黃美玲博士認為,這也是我們現代法理中類推適用的起源,即一種法律的比照適用,在適用法律處理具體案件時,如果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可以按照最相類似該行為的規定進行比較,推定對案件的處理。


         



         

            誠然,羅馬人看上去不像希臘人那樣高大,將理想主義和完美主義為圭臬,但他們更重視如何解決實際糾紛,將實用主義實質正義作為立法、司法的終極目標。


            實際上,在法無明文的前提下,按照同類事例比照處理案件是古今中外共同的做法。


            因為,任何制定法都有可能存在法律漏,類推適用是在法律對爭議之事存在法律漏洞時的一種補充方法,是實現法律正義價值的另一種補充方式,也是法官不得審判原則的必然要求。




        原文標題:“違反道德義務遺囑之訴”:現代法理中“類推適用”起源始于何地


        原文來源:立法網微信公眾號


        (立法網 /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立法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中文字幕精品无码亚洲字幕资2021_亚洲aⅴ无码一级毛片_Aa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综合中文字幕在线一区
        <th id="6a4mt"><pre id="6a4mt"></pre></th>

      2. <s id="6a4mt"></s><th id="6a4mt"><track id="6a4mt"></track></th>
        <em id="6a4mt"><acronym id="6a4mt"></acronym></em>